造·所在·以寻自由

造·所在·以寻自由

毛继鸿


大家好,今天很荣幸被拙见邀请过来在大剧院做演讲,我想,在过去的时代里可能要的是数理化特别好的人,在这个时代可能要的是在某些方面比较痴心妄想的人,所以我想开始我演讲的主题:造•所在•以寻自在。


造•所在,其实我跟前面的几位都有一些不同的地方,我今天特意把工作服穿上,更多的是想把实现跟落实这件事情作为我的一个初衷,因为我是一个服装设计师出身,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就是通过造衣服来去表达我想寻找的自在,因为衣服大家都知道是人的第二层皮,在做衣服的过程当中,我也会把衣服看成文明的纽带,没有为了做衣服而做衣服,当然它是一件形而下的器物,怎样让衣服能跟我所追求的自在有关系,其实一路下来有很多我们的顾客会有些体会,因为大多数的品牌特别是时尚品牌,都用80%以上的时间放在视觉部分,更多的都是图怎么样的形式、图好看。

在十几年的时间里我力求希望从另外一个观感上触觉,希望通过60%以上的触觉,通过穿衣服者本身的一种感受,从内心里它的舒适度、它的材料、它的真正的版型,去构建出他们通过这件衣服穿出来的自在感。就像今天我问莫言先生,我说您那个时候穿的那件燕尾服有什么感觉,他说很不舒服,我说可以做一件让你舒服的燕尾服,他说燕尾服就是让我不舒服的。

当做了十几年的衣服之后,构建了一个跟消费者之间用肌肤去沟通的空间,也是力求去把穿我们“例外”衣服的女人可以变得更自在一些,当然现在也有“例外”的男人。15年之后,有机会去把我心中的一个梦想(实现)。我跟我的两个伙伴一起建立了方所的文化空间,能通过书籍、通过知识来构造这个空间,传递我们对于美、对于知识、对于环境、对于生活方式的这样一个乌托邦。

方所,广州的朋友应该大部分都去过,我简单的说一下,因为3年的时间我有了很多的机会去接触跟社会、跟空间、跟文化、跟艺术有关的事情。

方所前年获得全球零售业大会的最佳商业空间大奖之后,去年我代表获奖者参加巴黎的全球零售业年会,做完演讲之后有一个新加坡的房地产公司,是凯德置地,这里没有特意要损伤别人的意思,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众相。这个负责人是负责全中华区的一个总经理,他非常热情的告诉我说,我们在上海有一个张爱玲的母校,我们看到图片上有,有5栋小房子,是张爱玲的小学,一个教会学校。我非常感动,因为在上海的城市中心有这样一个地方可以让我做方所,他说你可以拿出不管是她的宿舍还是图书馆(来做)。

后来我有机会去到上海特意花了半天时间跟他们上海的同事约了,他们说你要过来看什么的?我说就看那几栋老房子,我很兴奋的去到那里,他们先带我去到办公室跟我讲了整个的规划是什么样子的,我说你不着急你先带我去看那个老房子,结果我去到那里看到的是现在的城景,看到了这个房子我其实是非常痛心的,我说其他的房子呢?他说都被拆了,只剩下这个教堂。这些爬山虎都死掉了,其实有一个搅拌机,因为搅拌机的水要沿着房边走,他们把爬山虎的根都斩掉了。我很艰辛的爬到了它的楼上,上面都非常残旧,我理想中的圣玛利亚女子学校变成这个样子!我说那些砖头还在吗?他说也没有了,我说那你们叫我过来干什么呢?他说,我们要重建。当时我真的很气愤,第一次那么触目惊心的、直接的感受到我们的文化的根源,就像这个爬山虎这样被斩断了。非常非常痛心,然后他还说,“我们准备把房子的外面再重新刷一遍。”我更加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件事情对我的感触特别深。

我想,我还能做些什么呢?其实有很多同事说,你可以不那么辛苦。因为我到很多地方去演讲,包括现在和未来的拓展,有很多保育的项目,都在找我们的同事一起来做,找我们的团队来做。其实心里很希望,能为下一代保留点什么。我想,我可以做点力所能及的事。逐步地,我们开始希望建立方所。方所,其实是做了很多生意人觉得很愚蠢的事情:花几千万,跟几个朋友一起,在被认为是文化沙漠的城市,建了这样一个场所。其实方所是我跟三个对于文化、艺术有梦想的合作伙伴,共同创立的一个空间。


出乎我所料,在过去两到三年时间,已经接待了两百多万的客人,我们已经做了两百多场演讲,主办了三十多场展览。在广州,这是一个摘帽的工程。在这三年中,我看到的是场所精神的力量。所谓场所精神的力量,其实在中国这样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有非常多的人从田地,或者说,从工厂,回到城市,融入到中国城市化的进程,也让我们不知道用什么样一种方式去迎接未来的中国的城市化。方所通过这种场所的文化形态,有了一个相对符合我理想的解决方案。后来,我们都是力求能在保育的工作当中,为这个社会的文化跟公共空间中,寻找一种平衡,寻找真正把教室,书店,图书馆,或者是展览馆,文化,艺术的活动,带到民众生活当中,提供高质量的生活方式。


后来,我一个建筑规划出身的同事,说其实你现在做的事情,是寰宇主义与自由地理的流派,大卫·哈维先生,二十多年前就提出这样一个理想国。后来我想,我想要表达的就在我刚才给到田先生的那幅画里。那幅画就是我自己儿童的时候,我们的那个院子。在那个院子里面,人与人的关系特别和谐,我们整个院子大概有几十个小孩,一百户左右家庭。每到秋收的时候,柚子熟了,单位就把所有的柚子摘下来,分给每个家庭,或者是桃子熟了,也会分给每个家庭,然后在食堂里吃饭,可以去乘凉。小时候最快乐的时候是傍晚的时候,小伙伴们叠着纸飞机,去比谁叠出来的飞机飞的好看,飞的久。那个时候是我特别美好的时光。

我在心里种下了一个理想国,就像今天早上杨锦麟先生讲到的“士大夫的精神”,能通过我们这一代人,每一个人的努力,每一个人的关心,可以把文化艺术礼仪去传承,也希望赚了钱的知识分子花更多的精力,财力去扶持这样一种氛围出来,那么中国整个环境就像林语堂先生笔下的中国人的形象:在华人街,所有的洋人都对中国人致敬。谢谢!



对谈环节

毛继鸿:我把自己定义为是一个边缘的人,我不想是一个中心的人,因为你是中心的人你就会陷在中心里面,我觉得未必把“边缘的人”等同于是“不专业的人”。我觉得我还得是一个很专业很职业的人,对每一个领域,我都会比较有耐心去做。只是说我身在边缘,就不会受到一个固定的局限,因为我喜欢的是打破格局的人。

田延友:您觉得在太古汇这样的地方,开一家“方所”这样的书店,因为那个地方肯定是成本非常高,很多人都关注这个店赚钱吗?盈利吗?

毛继鸿:很感谢大家都为这个事情来操心,我相信我们的团队是很专业的,所以虽然我们跨界,但是我们是很专业的,在跨每一个界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有很专业的能力,才能跨得到,也不是你想跨就能跨的,如果说你只是思维上跨过去了,但是行动上没有跨过去,这是难以逾越的障碍。其实在盈不盈利这件事情的同时,我们自己有一个很好的答案,因为我们有在诚品工作了二十多年的伙伴,也有在品牌做了三十多年的伙伴,我自己也做了二十多年,无论是做品牌做广告还是做产业,都已经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另外我们自己也还有很大的几个团队在协助。

田延友:大家有机会的话还是尽可能多参加方所组织的一些活动,因为我昨天在跟毛先生沟通交流的时候,接下来拙见做的有些定期举办的活动可能会在方所举办。


那我们接下来由毛总留下对拙见最想说的话,最直接的一句话。因为我看这幅画,有镜头可以给到,可能我不是特别懂,您儿时的一个梦想完整的展现在这个画上面应该怎么样去诠释它。

毛继鸿:任何一个大村落都有一棵大榕树。而我们家的院子里面有一棵大的梧桐树,三个人才能抱得起来的一棵梧桐树,那棵梧桐树下住的是我们整个大院的人。这幅画描绘的是一个政府的大院生活的场景,这些房子都是民国时期留下来的平房,在这里面有人遛狗、跳绳、荡秋千、放风筝、玩纸飞机,也有人下棋、看书。其实这就是我认为最美好的生活,我心中的这个魔方,这幅画描绘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和谐,人与人之间的互动。那时哥哥姐姐们上大学可以鼓励我们去读书,去考大学,让我们对知识充满进取的心。

田延友:谢谢毛总,以毛总的情怀,起心动念,我一直不忍心打断毛总的讲话,我觉得他一直诉说着一个梦想。




毛继鸿,中国服装协会副会长,文化创意界知名企业家;所获荣誉:中国最早服装设计专业毕业生, 中国服装协会副会长,长江商学院EMBA,北京服装学院客座教授,例外EXCEPTION de MIXMIND创始人兼董事长,方所 fangsuo commune创办人兼董事长,YMOYNOT品牌创办人。

本次活动主题:喧嚣与真实
拙见2014年度盛典,由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和广东拙见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主办,由莫言、朱鼎健、杨锦麟、许鞍华、毛继鸿、陈伟鸿等6位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文化、商业和影视界的有故事、有见解的人,与数千名观众分享他们的人生故事、经验和思考。

登录拙见
忘记密码
重设密码
xxx@xxx.xxx 重设密码的邮件已发送到您的邮箱
如果没收到邮件,请再次发送
重设密码成功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