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安分的世界

最不安分的世界

周轶君

我的题目叫做《最不安分的世界》。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大家想先听哪一个?先说好消息吧,好消息就是根据很多权威机构的预测,在未来的15年中,也就是从今年开始,在座的每一个人你们都会变得越来越富裕,我们整个地球都会越来越富裕,但是我指的是收入,并不是你们的购买力。坏消息就是与此同时,我们这个世界会变得越来越动荡不安。

我一直都在做记者,其中给我的一个标签叫做战地记者,尽管有时候我自己不太喜欢这个标签。那么在大家的印象当中,可能觉得是阿拉伯之春就是指那些国家发生了一些大规模的示威抗议,有一些原有的统治者被赶走了,但是国家继续变得越来越乱。类似的状况其实不仅仅在中东,最近几年很明显的在很多世界的各个角落都在接连发生。

据我自己在现场看到的,我走过的这些大大小小的抗议现场,我看到有一些事情很奇怪,就是走出来抗议的人并不是特别贫穷,吃不饱肚子的人,比如说在2011年的时候,在埃及的解放广场,我遇到了一个当地的企业主,他们有一个家族企业,他认为他自己是一个中产阶级,他在抗争当中的手臂是有受伤的,他举着打着绷带的手就给我看说,他认为这不是一场关于面包的斗争,而是关于自由的斗争。

谁是中产阶级?收入你拿多少钱算是中产阶级呢?有两个经济学家他们就认为可以把巴西和意大利的人年均收入定为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中产收入的下限和上限,那么如果拿这两个国家去年的人均收入来算,大概就是你年收入在人民币6万到20万之间,你就是中产阶级。那么现在是不是很多人在算?假设你的收入没有达到这个标准,你也不要灰心,因为联合国的定义比这个更宽一点。他们的定义是只要你的收入能够满足你的温饱和你的住宿之外,还有三分之一的钱可以自由支配,而各种指数计算出来的,2030年之前全世界新增的中产阶级人数基本上全在发展中国家,而且是在亚洲最多,在中国最多。到2030年,全世界中产阶级人口最多的国家,但是当中产阶级的人数迅速增加的时候,他们必然要出来,发出他们的声音,他们希望他们在政治上有更多的代表性,他们希望去参与管理,希望他们的管理能够更加透明。

大家都知道这些新增的中产阶级膨胀的速度,其实是远远超过了之前经济学家对于这一段时间的预期,所以他们对原有的旧制度构成了压力,而实际上我们看到这一轮中产阶级的兴起,它其实是由中产阶级三股力量在共同推动的,第一就是我刚才讲的收入在增加,第二就是资讯革命,特别是这一轮以互联网为特质的资讯革命已经持续了20多年了,但是互联网的本质很奇怪了,它的本质是人人相连,却无人掌控,它生来就是博弈的工具,而并非是独占的资源。

我们人类历史上可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不同背景的人会突然可以随时随地把我们自己的生活方式和遭遇摊在同一个平面上去比较,而文明的冲突也是前所未有的更加剧烈,所以我们之前一直讲,一千年以前就开始了文明的冲突,但是这个冲突从未像今天这样,可以零距离地这么近地去短兵相接。不得不说的是中产阶级的变革到目前为止,就我自己所看到的,我经过的这些国家的状况,到目前为止可以说几乎都是失败的。因为这些中产阶级虽然富裕起来,他们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权力,但是他们通常来说跟传统的形势之间是缺乏勾连的,他们没有力量去改变很多的事情。但是中产阶级的力量虽然翻不了天,但是一旦跟国家旧有的矛盾结合起来,比如说在中东可能是宗教的冲突,可能是地缘政治,可能是能源等等。它跟旧有的矛盾结合起来就会造成非常强大的破坏力,到现在为止几乎把一个国家分裂了,这个是那些首先站出来要求权利的人自己都不会想到的,所以说中产阶级的变革本身没有力道,但是它可能是一些雷霆巨变的青萍之末,它会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结果。

那我想大家可能问我了,照你这么说,感觉所有东西都在失控,是不是变得越来越糟呢?其实也未必我们可以讲变革是一个趋势,但是就我自己所看到的,如果说在这一连串的让人惊讶的变化当中,如果谁有一点点主动权的话,在当地统治者本身他们手里还是有主动权的。因为变化虽然是由下至上发生的,但是自上由下的管制会决定它的走向。而另外一点,我一直在说,经济和面包并不是这些人所需要的,但是如果执政者的手中有经济牌的话,确实是可以拖延变革的发生。

总结一下我刚才想说的,第一个就是说我们的世界正在经历一个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新的趋势,那就是中产阶级的人口最终会超过贫困人口,大家的生活会越来越富裕。那么这个带给我们的有变好的,也有变坏的各种各样的趋势。变好的消息可以跟大家一起分享一下,全世界最有钱的人他们财富的增长,并不是来自于传统的能源或者奢侈品,而是那些卖东西给中产阶级的,比如说像那些ZARA和宜家家私,他们的老板现在是全世界财富增长最快的人。总而言之,我们看到的趋势就是,大家熟悉的一句话叫做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可能最终要改写成全世界中产阶级联合起来。谢谢大家。

对谈环节
田延友:刚才在看短片的时候,介绍了2014、2015年发生的很多事件,最后一个结论就是:2015年拙见可能要去阿富汗,做一场我们的拙见。我想问您一下,如果我们在那边做这样一场活动,应该有哪些注意事项?
周轶君:阿富汗我去的时候在07年或者08年,确实比较动荡。注意事项,我想,你真的什么也防不住,你不知道危险在哪里,我们当时住的那个酒店,后来两个礼拜之后就看到整个酒店被炸了,那还是个中国人开的,当地最好的酒店是一个四川姑娘嫁给英国人开的,但是我想说的是去那边,我倒是觉得有意思的是,我们在关注这些地方的时候,特别像是去阿富汗和伊莱克,大家关注的都是乱,但不要忘记他们是文明古国其实,在当地你能看到文化的积淀其实是非常多。所以我觉得要注意的是,不要只看到他们表现的乱,他们下面还有特别美丽的东西。

田延友:感谢大家的陪伴,谢谢!



周轶君,驻加沙的国际记者第二届, CCTV“中国记者风云榜”得主。2002年6月,出任新华社驻巴以地区记者,成为唯一常驻加沙的国际记者。2005年出书《离上帝最近——女记者的中东故事》,记录她在中东的所见所闻。2006年进入香港凤凰卫视任职至今。曾多次采访过阿拉法特,阿巴斯,亚辛等中东关键人物。她的《在埃及数骆驼》一文被编进了九年义务教育六年级第二学期课本

【本期主题】“远行与回归”的主题在旧岁新年之交恰逢其时——2014不管我们是否好好告别,2015我们已迈出新的步伐;远行是行动也是思想,是迎接2015和大变革时代的一种态度;回归是对前方目标的又一种表述,是我们命将抵达之所。届时,将为观众带来21分钟灵魂演讲的有土家野夫、杨锦麟、于建嵘、孙冕、叶辛、周轶君、李东生、马家辉、冯军等嘉宾。他们将就此展开坦诚的讲演与交流。

登录拙见
忘记密码
重设密码
xxx@xxx.xxx 重设密码的邮件已发送到您的邮箱
如果没收到邮件,请再次发送
重设密码成功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