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价值、快乐

理想、价值、快乐

鼎健
可能大家都在想同一个问题,为什么一个还没到40岁的年轻人,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年轻人会在台上和又能说的杨老师(杨锦麟)成为先生,和又能透过镜头说话的许导演(许鞍华)、又能透过艺术表达的老总(毛继鸿)、为什么能够同台交流?其实我也曾用这个问题问田老师(田延友),他给我的回答是,为什么朱鼎健不愿意做一个富二代,要做一个创二代,勤二代?所以我今天没有任何把握,和大家畅所欲言,和大家来谈《我心所想》的一次交流。

的确,中国传统思想就是子承父业,其实同样,我的经历为什么导致我今天有这样的行为和思维。

其实从我的经历来说,我祖父来自潮州,去到香港,那时候也是非常贫穷,在一个中药店工作,在香港生了九个孩子,典型的潮州人,喜欢大家族,大家庭,九个孩子,所以我父亲白手起家,从小开始必须去打工,赚取零钱,照顾家庭,我父亲连中学都没有读完,就开始打工来帮助家庭。

在我出生的那一年,我父亲才开始创业,我记得真的是,早出晚归,跟父母亲接触比较少,(他们)永远都是披星戴月,不但沟通少,接触少,甚至会形成对父母的恐惧感。我父亲是一个严父,但是我从小学看到自己的生活环境、条件不断提升,甚至我的兄弟,我的弟弟妹妹都说,自从五六岁之后都没有看过自己的生日和父母一起度过的。
然后我父亲因为1979年改革开放的时候,就来到中国,第一批香港人来到中国投资,跨过罗湖桥,很自然没有时间照顾家庭,就把孩子全部弄去寄宿学校,我也送到外国寄宿学校,跟父母的距离越来越远,但是他没有富养我,而是继续苦养我,你必须每个暑假都去打工,我从小就开始在餐厅,在便利店,加油站,全部的工作都有做,就是为了赚取自己的零钱,所以我从小就学习了一个价值观,就是得不容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就导致了我今天不要做富二代最基本的道理。

我父亲有个很重要的价值观,就是你不可以只图经历,不图时间,能够赚取成功,从我们很小的时候开始学习,真的是非常良好的中国价值观。

后来在1991年,邓小平先生南巡的时候,要把深圳变成特区,然后我父亲就转型,在1991年转型旅游休闲体育产业,短短十年时间,创造了世界著名的,给深圳广东省创造了一个新的名片,就是全世界最大的高尔夫球会在中国出生,早期在1991年的时候,我暑假回来看我父亲的时候,我非常不理解他,他身边的朋友也不同意他这样做,因为那时候观澜是扶贫镇,在那个环境里面,看到我父亲每天在工地里,真的打动了我,我才明白原来赚钱这么辛苦,后来我父亲说希望我毕业后回来帮他工作,因为是长子,所以我就决心,我就把四年的大学压缩到两年毕业,每一年人家在放假我就在读书,21岁回来支持我父亲,刚好在外国读书能够说英语,也从小接触服务业,回到公司同样经历了很多部门,从前台去到剪草,去到礼宾部,很多都做过,这个就是我的经历,孩子必须要苦养,如果你要传承一些正确的价值观给他。

当所有事情看起来非常顺利,人生每一个人都是一样,当你有一分快乐,同样给你一分痛苦,当你有一分成就感的时候会给你很多障碍,我的痛苦也是我家族的痛苦,也是我们整个集团,因为那时候是14000多人了。2004年我爸就发现自己有末期癌症了,那时候也是我们观澜湖准备到海南去投资,刚刚签完合约,就发现自己有癌症,他跟我说,希望我帮他做两件事,第一实现他的梦想,然后第二,要去实现他对政府的承诺。其实那时候,真的一分钱都还没有投,我一直以为都是在我父辈下成长,那时候真的有点像一个富二代,不需要承担任何压力,因为办什么事都有父亲冲在前面,还有一个很强的靠山也是我父亲,那时候我32岁,就要开始马上接班,我必须要答应他去做他心想的事,因为唯一能够给他动力的就是实现他的梦想,实现他对政府的承诺,所以我说我去冲,你好好调理身体,之后四年时间他都在医院度过,我永远都是报喜不报忧,给他开心的问题思考,希望他能够有动力,继续去奋斗。

在2009年,我父亲离开了,病逝了,所以长子为父,我的压力突然间翻倍,也做了很多思考,究竟我生存的意义是什么?作为一个32岁接班的年轻人,我存在在这个社会,我身在珠江,我的责任,我的命运是怎么样,做了很多思考。
世界在几百年时间里,有多少人会记得多少个富豪家族,你能说出多少个?后来我想到三本书,也是很小就开始接触过的,一个是莎士比亚写的《威尼斯商人》,一个是马尔扎克(巴尔扎克)写的,一个是英国,一个是法国的作家,到了现在大家还会记住这两个文学家,他们的著作。甚至有一本书,大家有看过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那是美国最奢华的时期,所以我后来想到不是财富,财富是不可以传承的,今天举办这个文学交流,它的传承力度真的是可以比财富论坛意义来得更大,因为你能够影响一个人,就等于可以影响他的家庭和家族!也是思考完之后让我总结了,刚才杨老师也说了,富不过三代,我真的很担心这个问题,我是第二代,我可以好过,我愿不愿意我的下一代难过呢?甚至我在想,富不过三代,不如我改变自己的命运,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生存的意义和价值,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职责,我不可以做富二代,我不可以躺在树荫下乘凉,就是中国这些价值观、美德改变了我的一切。

所以到了我的理想,谈到我的理想,是分三个层次,一个是自己,一个是企业,第三个就是社会,我自己的使命,生存的意义,我希望能够成为一个好儿子,我希望能够把我父亲告诉社会,因为他离开得太早了,才62岁就离开了,我母亲60岁就离开了,头发还没变白,他还有很多需要教育我们兄弟姐妹,但是没有时间,没有机会,所以我要证明我父亲是一个好父亲,这是我的使命,我生存意义最大的价值,尤其是作为长子,必须要以身作则,带领自己的兄弟姐妹,我的使命是证明我父亲是好父亲,好父亲不是看父亲给孩子穿什么品牌,开什么汽车,戴什么手表,而是看父亲懂不懂得教育他的下一代,他是传承了什么价值观给下一代,下一代怎么样去为这个社会做贡献,通过言行举止为自己的家族发扬光大。

第二个责任就是,刚刚谈到企业,我觉得企业也必须有它的使命、生存价值,企业的使命就是给大家创造快乐健康和谐美丽的生活,这就谈到了做企业。做企业必须谈到三个P,必须盈利,不盈利是负担,第二个P是以人为本,同事们可以水涨船高一直通过你的发展,能够有更好的回报,所以我在接班的过程中绝对不能做守业的工作,因为守业代表停顿,不进则退,也有很多前辈跟我说,创业难,守业更难,你要辛苦了,反正难,我就去做创业的工作,反而我还可以为父亲争光,同事们也会觉得不是在打一份工,第二个P,怎么样让更多的人们因为这个企业的落地,能够产生产业链,有更多的收获。第三个P是必须要保护好地球,体现绿色经济,怎么样保护好生存好我们的地球,为下一代,这是我做企业的三个P的宗旨,三个H的使命。
最后就是社会,中国梦,我父亲在生的时候,他一直有个价值观就是取之于社会,用之于社会,在他发展过程中,他捐了五个多亿出去,增加教育,我还记得他在走之前,最后一次上台出席的公开场合,是因为捐赠一个学校,他说如果人的财富可以转换成人的智慧,这个是他最大的福气,所以今天的中国梦,我也是要传承我爸的慈善心,现在做的就是捐赠一所大学,这个大学跟英国的大学一起合作,因为我很幸运,从小能够学会英文,跟老外平起平坐,不会被老外欺负,所以我希望以后更多的中国孩子从小有这样的机会,熟读英文,了解国外的文化,这是我的中国梦。
最后就是我的快乐,当你把现实理想放在生命中,永远会有很多的困难,反正我永远,每天都提醒自己,我可以躺在床上继续睡觉,或者我起来去追梦,实现自己的梦想,这个就是给我最大的一股动力,这个就是我今天所和大家敞开心扉的交流,谢谢大家!


对谈环节
田延友:现在我有个问题问您,您经营高尔夫和旅游产业,在高尔夫球比赛里有一个名词,叫差点,您怎么看幸福的差点?
朱鼎健:可能大家不明白什么是差点,就是在同场比赛,职业跟业余的不同年龄的水平,大家都可以通过差点的分数来打平,大家可以在同等的场地竞赛。
田延友:好像有好多种计算方式。
朱鼎健:例如说,标准是72杆,职业选手很容易打72杆,我的水平如果打90杆的话,就代表你就让我72杆,就代表18个洞,每个洞要让我一杆,大概是这样的算法,深入浅出。
田延友:幸福的差点,因为我们每个人的幸福起点不一样,您说您是很幸运的,我们一直也这样认为。
朱鼎健:首先我觉得幸福的差点,人和人不应该比,同样,我的快乐,我的痛苦,我的压力跟其他人也不可比,前三个月还有个记者问我问题,我快到40岁,如果我能回到20岁的时候能跟自己说什么,我会提醒自己说什么。
田延友:如果回到十岁你会说什么?
朱鼎健:十岁很多价值观还不太明白,我后来觉得是遵从内心,找到初心,努力发挥自己理想中的自己,必须要找出初心,必须要有方向去奋斗,去前进。我觉得我是幸福的,我有一个非常快乐的家庭,然后也有很多的同事,真的非常拥护我,支持我,支持一个32岁接班的年轻人去奋斗,支持我去传承我父亲的蓝图,支持我去发展,所以我没有任何的埋怨,但是我今天真的是,我的方向定得非常清晰,谈到梦,谈到方向,刚才在台下有个年轻人问我个问题,有什么建议,给大学生。
田延友:一般都是大学生问这种问题。

朱鼎健:我觉得真的是,不同阶段有不同的理想和目标,必须要有,有了目标,你不去奋斗,不去行动,这是白日梦,但是如果没有目标,每天在上学,每天早出晚归去赚钱,上班,没有目标的话这个更可怜,一定会做死你,有点像跑马拉松一样,你不知道终点在哪里,怎么样跑?这是非常费劲的工作,所以你必须要知道,你上班的意义是什么,人生必须要有目标,所以我很清晰我的目标。

田延友:今天见您之前,我们有很多的志愿者,很多的关注拙见的朋友,在后台准备了一些问题,其中有两个问题,我也特别想问的,您有那么多的社会角色和身份,包括全国政协委员,您怎么看我们现在关注的社会环境下,怎么看多重的身份给您带来的便利,您怎么评估这种身份给您带来的风险?
朱鼎健:从来没想过是一个便利,而100%是一个责任,包括这个责任就是时间的安排,怎么去实现这个责任,所以我自己有一个很重要的价值观,也是永远都不说自己忙,因为当你重视一个人,当你重视一个场合一个会议,你永远可以创造时间,同样你重视你的家庭,你也可以把时间留给你的家庭,应酬需要搞到很晚吗?
田延友:应酬是需要搞到很晚,很多人说你有实力,有很好的状态,可以拒绝,但很多人哪敢?你有拒绝的实力。
朱鼎健:是重视不重视。
田延友:那就是不重视晚上约你的朋友,所以不愿意出来陪他们。
朱鼎健:晚上要交谈的生意跟自己的价值观完全没关系。
田延友:我知道您今天晚上要跟李嘉诚和梁先生见面,会到9点以后吗?

朱鼎健:当然,他们也不愿意。



朱鼎健,香港骏豪集团主席;2005年至今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第九届和第十届委员;香港工商专业协进会永远名誉会长;2006年至今天津青年联合会第十一届常委;2006年至今香港青联交流基金有限公司副主席;2006年至今香港青年联会副秘书长兼常务会董;2000年至今香港愉园体育会名誉会长;现任香港中文大学校董会成员。同时是观澜湖集团主席,在深圳建成了全球规模最大的高尔夫球会。

【本期主题】喧嚣与真实
拙见2014年度盛典,由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和广东拙见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主办,由莫言、朱鼎健、杨锦麟、许鞍华、毛继鸿、陈伟鸿等6位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文化、商业和影视界的有故事、有见解的人,与数千名观众分享他们的人生故事、经验和思考。

登录拙见
忘记密码
重设密码
xxx@xxx.xxx 重设密码的邮件已发送到您的邮箱
如果没收到邮件,请再次发送
重设密码成功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