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黑社会

每个人心中有一个黑社会

马家辉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黑社会,这个题目不是我自己定的,是你们定的,听说主办单位拙见有做调查,(发起)投票,提了两个题目,其中一个是我非常想讲的,就是我跟我父亲的关系,另外一个就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替我定的一个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黑社会,请你们(观众)投票,结果投票结果就是这样,一边倒,都想听黑社会,原来你们的品位是这样的,对我的父子感情一点(兴趣)都没有,我真的看清楚你们的真面目了。

我学张学友,张学友是可以随着你们点唱的,你们想听什么就听什么,我也讲你们想讲的,黑社会。我现在还在开场白,很惭愧。我觉得定了这个题目之后,我问自己,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黑社会,假如这是一个事实的话,这是一个好事。从某个角度来说,黑社会是一个好东西,黑社会从某个角度来说像是欧洲的贵族。

我们如何定义欧洲的贵族,有几个元素看得很重。第一,他们有一套信仰,他们相信很多东西。第二他们有勇气,我是贵族,我有所为,有所不为,为了某些原则,我是可以放弃某一些好处的。贵族身边还有一些武装的骑士,有城堡战争,还有一点很重要,欧洲的贵族有礼仪,这是程序,对于谁(都)有一套仪式的东西。

假如我们从欧洲贵族这么重要的核心元素来看,黑社会,至少香港的黑社会,至少我那个年代的黑社会,60年代的,我接触过的,我的朋友们有很多是黑社会,我的长辈也是,而且位置是很高的。

我有几个长辈是黑社会的龙头的龙头。他们有这些东西,他们有信仰,黑社会,什么江湖,可以用两个字来表达他们,是“帮忙”。黑社会里面,江湖里面就是帮忙啊,你帮我,我帮你,当然他们也做很多违法的事情,觉得不太好的事情,不太合道德的事情。你问他们有没有信仰,他们有的,帮忙。一般来说叫做义气,这个很重要。

我是看到了我的长辈们什么样子,他们可能做很多不好的事情,可是当他们被别人说你这个人没有义气啊,你们有看过香港的《古惑仔》电影吧,粤语版说你这个人没有义气,他们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也不能没有义气,义气包括出卖朋友,还有很重要的,不可以碰你兄弟的女朋友,有很多的冲突都是因为这个。香港是很父权的社会。他们的信仰是这样的,不能去出卖朋友,不能碰兄弟的女人等等。

第二个——勇气。他们(黑社会)做很多事,打架,我见过很多,我在一个大排挡吃早餐,晚上也是,看到两边的黑帮砍来砍去,追过来追过去,我在想他们怎么这么赶,这个勇气,这个胆量,我觉得也是我非常佩服的。

第三,礼仪。我们知道黑社会有很多的拜关公,早期的黑社会是很用功的,不能是文盲,要背诗的,还有大哥进行考试,你是不是黑社会,你怎么表明自己是黑社会,要背诗啊。你们知道香港有一个很重要的黑社会是什么招牌,数字招牌,就是在你们广州发源的,宝华路14号,现在这个门牌(已经)没有这个黑社会了吧,我讲历史而已,没有说你们的坏话。

因为每个堂口都有它的诗。所以在香港的黑社会是要背诗的,我看我的一些兄弟们要背这些。很多一套一套的仪式,我教你们好了,不用背诗的。

我刚刚说的勇气、仪式、信念跟贵族这些是相通的,黑社会也许是一个好东西,我们经常说中国人很浮躁,假如我们看你心中有一套信念,要有勇气维持你的信念,你尊重你日常生活中最基本的伦理。我是在学校教书的,学生看到我都不叫我先生,你们有谁是大学生,老师进来之后你们还会站起来吗。我们以前在台湾读书还是会的,老师进来我们要站起来,多么美好,轮到我当老师就没有了,我进来他们也不站起来,不叫我教授,不叫我先生,进电梯也不按电梯,要我帮他们按。我觉得社会要建立礼仪。

我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黑社会,假如是真的话,从我刚才说的这三个角度当然是很好的事情,我们看到黑社会,我想说主办单位给我定这个题目,除了他们可能误解我是黑社会之外,可能大家也的确看港片看太多了,香港电影你们想起来就是黑社会,其实香港还是有很多黄色片,因为香港一直很多的黑社会片,可能让大家觉得香港都是黑社会,不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黑社会,是所有人都是黑社会,可能有这种错觉。

我记得有一些人做过研究,做统计,假如把香港过去黑社会电影里枪杀死掉的人数加起来大概是1295000人,香港当然没有这么可怕,我们要问了,为什么香港喜欢拍黑社会,为什么感觉好像是真的黑社会当道。

我们有很简单的两个理由,第一,香港是很封建的,是很父权的,在香港你碰到很多男人的名字,我的名字叫做家辉,是家,不像在内地有很多人叫国。香港很多人取(家)这个名字,从小被教导,要把家扛起来,我是家里的独子,我没有儿子,我有一个女儿。我们三代独子,我们从小被教导,我们看黑社会电影里,你看表达这种价值观是什么,我刚刚说父权加团队,每个黑社会片都是挑战这些东西,还有一些对于老大不敬的,抢夺权利等等。反映了香港人,广东人,南方人,这种传统的家庭的观点。

第二个理由,跟香港的时空有关系,(香港)一直以来是殖民地,1997以前都是,根本没有人管你,不管有不管的好处,在这种情况下,不断来新的人,从南方,从北方来等等,民间社会要维持秩序,要靠不同的同乡会,很多黑社会的前身就是同乡会,这里有没有潮州人,在广州混不好去香港(就)投靠他们,主要集中在九龙城,卖鱼蛋的。后来很多变成了黑社会的堂口组织,跟香港社会有关系,跟香港的传统精神有关系,黑社会是香港社会构成里面很重要的部分。

我们看到香港一直以来从清末到70年代,这个黑社会一直发生着很重要的力量,诸位知道香港新界,1896年被英国人抢去了,租界,那时候发生了抗英事件,那边新界的村民武装抗英,其中一部分人是从黑社会出来帮忙的,而且很多是从广州去的黑社会,帮忙阻止英国人进去,打了6天的战争。

后来辛亥革命,大家有没有看过《十月围城》,我们知道孙中山洪门兄弟,后来的蒋介石等等军阀建立了辛亥革命之后,建立了军阀政权后来杜月笙1937年去了香港,之后1948年、1949年去了香港,死在香港。香港经历过辛亥革命,日本人来占领香港,(那时候)黑社会做过很多糟糕的事情,曾经三天无政府主义,日本人进来了,打进了新界,英国放弃防守的军队去香港,去九龙半岛,黑社会全部杀抢,强奸,所有最差的事情都做了,1941年香港(曾有)三天无政府状态。

到了1956年,双十节暴动,一些万恶的国民党动员起来了,当时国民党已经逃到台湾了,派了他们军统的人过来这边集会,也是三天无政府社会,在九龙那边杀人抢人,后来英国鬼子很聪明的,乱了三天之后进来收拾,把一些黑社会赶去澳门和台湾,1937年到1941年,1956年曾经干过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到了60、70年代继续黄赌毒,到了1970年之后香港廉政公署之后,比较好了,香港一夜之间变成了另外一个城市,很多文明的状态是从那时候起来的。我从那时候目睹如何在一个相对有秩序的情况下黑社会(进行)经营,我本来有很多故事要告诉你们的,但是时间不够了。我的21分钟早就超过了,感谢对我的宽容。



对谈环节


田延友:大家笑声不断,马老师,请坐。看您以往的资料说,您是一个特别相信运气的人,您喜欢赌,赢得多吗?

马家辉:你这样问表示你不喜欢赌,表示你是外行,喜欢赌钱的人最快乐的不在于赢,在于什么,你们太笨了,我不在于赢,当然是在于输,你们不是太笨就是太懒了,懒得回答我,要么就是又笨又懒。不在于赢的,在于输的,我以前不仅是爱赌,我是病态赌徒,不能不赌的,不赌的话整个人好像很抑郁的,只有赌才能让我快乐。为什么继续赌呢,就是注重这种感觉,你很不服气,输了又心疼,又觉得我要拼命追回来,这样才是最快乐的。

田延友:刚刚在和马老师交流的时候,马老师讲过他的一个难言之隐,也是一个很痛苦的事,香港的学生可以投诉老师,您有经常被投诉吗?


马家辉:有,他们投诉我讲的内容不够多,因为我讲课很厉害的同学们。我在大学教书,三个钟头的课,比如我限制学生名额是60个,通常来了80、90个,从其他大学过来旁听,而且不是旁听一次哦,旁听一次可能是好奇,好像去动物园看看小猴子。我们香港每个学期有13个礼拜,每周准时坐在那里,该读的材料读改讨论的讨论,当然他们没交学费,写的作业我懒得去改。他们学生所谓的投诉是会抱怨,听了3小时的课不够过瘾。

通常来说3个小时的课时,教授只需要讲一个半小时,甚至一个钟头,其他两个钟头让学生去讨论,我是比较病态,我基本上是个话痨啊,一直病态地讲话,讲讲讲,三个小时都是我在讲,而且我这个人有个毛病,没什么耐性,因为和学生们讨论的都是些很无聊的话题,还不能打击他们,大家知道年轻人啊,若受打击了去自杀那怎么办,我承担不起责任。

他们讲得很笨拙的话,我还要保持认同,嗯!呵呵,很累的。假如有读书的同学,你们要体谅你们的教授,真的很累的,他们面对你们。教学基本上是一个厌恶性的工作,要对着学生说,嗯,你说得对,你说得也没错,你这个话题的角度也挺有新意的,可以思考一下,要想很多这样的台词。有时候我不是这种人,我真的受不了。

但我有时候真的很惭愧,我真的会说学生,你怎么这么笨。有一些学生就不爽,说我羞辱他们。香港是很好玩的,你投诉是你的权利,可是投诉不一定我要接纳,学校一看这种投诉,而且投诉对象是我,校方就说这个不成立,不管,从投诉文明可以看得出香港的文明。


【嘉宾信息】马家辉,台湾大学心理学系学士,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科学硕士,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社会学博士,香港传媒人、专栏作家、文化评论学者。曾任台湾华商广告公司文案企划、台湾《大地》地理杂志记者、《明报》世纪版和读书版策划顾问,凤凰卫视、有线电视、香港电台节目主持等。常出任凤凰卫视的《锵锵三人行》节目嘉宾主持,针砭时弊、分析各种政治文化的问题。

【本期主题】“远行与回归”的主题在旧岁新年之交恰逢其时——2014不管我们是否好好告别,2015我们已迈出新的步伐;远行是行动也是思想,是迎接2015和大变革时代的一种态度;回归是对前方目标的又一种表述,是我们命将抵达之所。届时,将为观众带来21分钟灵魂演讲的有土家野夫、杨锦麟、于建嵘、孙冕、叶辛、周轶君、李东生、马家辉、冯军等嘉宾。他们将就此展开坦诚的讲演与交流。



登录拙见
忘记密码
重设密码
xxx@xxx.xxx 重设密码的邮件已发送到您的邮箱
如果没收到邮件,请再次发送
重设密码成功 立即登录